说儿子王诗(化名)把车子抵押

2020-03-24 09:11栏目:红包群

  “小小的微信红包,差点把我儿子的车都‘吞’走了。王先生筹钱把车子从小额贷款公司“赎”了出来,并且赶紧过户到自己名下。”对于王诗碰到的这种微信红包群,安徽元贞律师事务所的费礼律师告诉记者,他曾经碰到过这种案例。

  “小小的微信红包,差点把我儿子的车都吞走了。”前日,来自宿州的王先生告诉新安晚报、安徽网记者,4 月10 日,他收到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电话,说儿子王诗(化名)把车子抵押,再不还钱,就要收车了。原来,他的儿子沉迷于微信红包赌博,先后输掉了30多万元。

  4 月14 日,王先生特地从他打工的温州赶到了合肥,他告诉记者,4 月10 日接到一个宿州区号的电话:“王先生您好,王诗是您儿子吧。四个月前,他将车子抵押我处,办了一笔贷款。现在贷款到期,如果不能偿还,我们最近将前去提取车辆。”王先生一下子蒙了,“感觉像是遇到了诈骗电话。”

  王先生赶紧给王诗打电话,但王诗闪烁其词。“儿子的态度,让我感觉到,这肯定不是诈骗电话了。”王先生和爱人韩女士火烧火燎从温州赶回家查看究竟。刚到家,儿媳哭得眼睛红肿前来告状,说家里的存款被王诗取了4 万元,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,怎么问他都不说。王诗的二姨也打来电线 万元。王先生感到事情非同小可,紧急召开家庭会议,审问王诗。王诗这才“交代”,自己欠了好多钱,把车子都抵押出去了。王先生2015 年为儿子买车时花了20 万,王诗只抵押贷款了9.3万元。

  王先生筹钱把车子从小额贷款公司“赎”了出来,并且赶紧过户到自己名下。“幸亏房子不是他的名字,要不然,还不知道会捅多大的窟窿。”王先生说。惊讶原来在红包群输了几十万在王先生和韩女士的逼问下,王诗最后承认在外面还有21 笔接近20 万元债务没有清偿。

  原来,2013 年起,王诗和一个表哥在江苏宜兴做生意。两个人都没什么管理经验,很快就赔了个底朝天。但在这两三年间,王诗以老板自居,挥霍无度,办了数张信用卡用于消费。妻子不在身边,王诗在灯红酒绿的生活中迷失了自我,还染上了赌博的恶习,尤其是在微信红包群中的赌博。眼看亏空越来越大,王诗只好拆东墙补西墙,最后数张信用卡全部透支,还欠下大笔债务,最后不得不把车子抵押。王诗告诉记者,让他输掉大部分钱的,是一些网络红包群。

  在一位不愿提供姓名的知情人士的指点下,记者加入了一个专门抢红包的微信群,可是没有两秒钟,就被踢了出来。“这种红包群是要靠熟人的介绍才能加进去的,陌生人很快就被踢出来了。”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在红包群里,一般的玩法是由庄家发一个红包,随机分给七到十个人。“比如你发100块钱的红包,注明10-1,意思是分给10 个人抢,如果有人抢到尾数是1的红包,那就返1.5倍的红包(也就是150元)给庄家,而其他人抢到的红包尾数不是1,那么抢到的金额就归自己。”知情人士介绍,不遵守这种规则的人,立马就被踢出局,“这种赌博上手很快,很多人一天之内能输掉一两千块,也有人会赢。但庄家一定是稳赚不赔。”

  王诗今年25 岁。在反思王诗的成长过程时,王先生和韩女士连连喟叹,“是我们教育的失败。”据了解,王先生和韩女士以前在老家当民办教师,2000 年两个人跟随打工潮去了南方,那时王诗还在读小学。

  夫妻俩都承认,在孩子成长最关键的那几年,没有在家陪伴孩子,在他们心里一直存在着缺憾和愧疚。因此,他们平时对孩子也比较迁就。而孩子留守期间跟爷爷奶奶生活,和爸爸妈妈也有一定的隔膜。

  “我们看他一天到晚就喜欢拿着手机捣捣鼓鼓,也没放心上。谁知道他在手机上就能戳出这么大的窟窿。”韩女士说,过年期间她曾经看到王诗在手机上不停地抢红包发红包,“还以为就是普通的逗乐,谁知道他居然在赌博。”

  对于王诗碰到的这种微信红包群,安徽元贞律师事务所的费礼律师告诉记者,他曾经碰到过这种案例。“这种红包群就是变相的赌博群,全国很多地方出现过,公安机关也曾立案端掉很多这种红包群。”费礼律师提醒,受害者最好要及时报案。

说儿子王诗(化名)把车子抵押相关新闻

  • 一元微信提现的斗地主,重生六零开挂人生,rever
  • 红包助手怎么关闭,主要为黄河冲积平原区
  • 圣人红包群,厨师的红包群,提醒怎么设置vivo,禁止
  • 唐一菲连续几天发文回怼网暴
  • 小米手机红包提醒怎么设置,新年红包英语,以假乱